低空航路

文章日期:2011-08-19 19:04

由於地球曲度的影響,雷達對於低空的搜索受到很大的限制,所以戰機在訓練時非常強調低空飛行的能力,尤其是在執行攻擊任務時,一定要保持低空出擊,才能避開敵人雷達,以免被早期發現,讓他們沒有充裕的時間反應與攻擊,降低執行任務的風險也可以提高任務的成功率。F-100是戰術轟炸機,當然非常強調低空的操作。

還記得第一次去墾丁玩風帆船,風帆要保持與風的方向垂直,船就會往前走,人得向帆的反方向後傾以保持平衡,風越大,人就得越向外傾,否則船就會被風吹翻。人越向後傾時,就距離海面越近,幾乎要貼著海面了。人距海面越近,風帆行駛時速度的感覺越強烈。可是風帆的速度不過是2~30/時吧,最快的高速鐵路或是高級跑車可以開到3~400公里/時,感覺就很了不起了。可是這個低空航線的速度可以保持到將近900公里/時,這要怎麼類比飛這種低空航線的感覺呢?實在不太能形容的出來,真的…實在…真是…好像…唉!只能說是筆墨難以形容吧。

第一課低空航路,起飛後按正常離場,換到戰管波道以後,由戰管管制,准許進入低空航線,就可以按計畫的航線飛行,一路都是在海上,航行的第一點只能依靠航行儀表定位,到達後按計畫的位置開始下降高度到500呎,再修正風向調整航向,轉到澎湖縣的吉貝嶼,還可以看到小島上有一個小燈塔,再到西嶼、花嶼然後抵達目標區石礁。雖然計畫飛行高度是500呎,不過第一課的帶飛官讓我飛到200呎,海面看的好近,海浪也看的清清楚楚的,加上480/時的速度,真的用了全付的精神在高度保持上。

低空的操作當然非常危險,速度快、高度低,能夠出錯的空間很小,一不小心就會落水。有些學長、教官會多用一點向上的配平,就算是沒有注意飛機操作時,也不會造成機頭向下的姿態,可以確保飛機不會撞擊水面。如果以這麼大的速度,即使是一點點輕微擦身而過的動作,也會變成不可挽回的災難。不過我比較喜歡保持把配平調到完全定中的位置。這是個人的習慣,也不是一定要怎麼做才正確,兩種技巧各有利弊,只要了解操作的反應與應注意的事項,能有效掌握飛機操作就好。

狀態當然是飛行時最重要的優先要務,保持好飛機平飛的兩件事就是「動力配置與飛行姿態」。要確認平飛姿態,最重要的儀表就是高度表,高度表是最快反應的儀表,只要高度表一動,就是飛機姿態有改變的第一個反應,把握這個要領,很快的就可以把確定平飛的姿態。再用配平將平飛的姿態先保持好,再細微的調整油門,把空速也保持精確。只要平飛能夠穩定,其餘的操作就沒有太大的困難,也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做交互檢查、前後座儀表校對、機內外顧慮與安全檢查。其他還有一些相關因素,例如空速的變化會影響配平的位置、駕駛桿的反應與感覺也會隨著改變。目視是最重要的參考,在平飛時天地線與座艙的相關位置也會因空速的改變而有所不同,但是飛行的過程還是要以外界為主要的參考,千萬不能埋首座艙,只顧著飛好儀表指示,要是儀表有誤差怎麼辦?

第二課的低空航路課程時,由CAPY教官帶飛,他是比較年輕的雙座教官,不過飛行技術也一流,學問很好,每次看他翻技令都是用英文版本的,就連兇悍的不得了、殺手級的老教頭竇老師也對他都蠻客氣的。據說CAPY教官曾經在空中為了測試空中開車的程序,真的在空中把發動機的引擎關斷,再重新開車,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單發動機的飛行員願意做這個嘗試。有這麼一位技高人膽大的教官來帶飛低空航路,真的太棒了,不過真的有點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。上一批飛的感覺實在是太過癮了,這一批又碰到這麼好的教官,實在太幸運了,所以我這一課也打算就飛200呎的高度。

從離場高度下降到了200呎我才改平飛,這個時候的高度表由於低空高速的情況,會對空氣產生壓縮效應,其實實際的高度還是有4~500呎的。不過已經足以讓我腎上腺增加到……錶的末端了。可是CAPY教官他在後座問道:「你有沒有查儀表、裝置誤差及壓縮效應?實際高度應該是多少?」那時我當場傻眼,我當然沒查,可是也不敢直接承認,只含糊的說了句「Roger

接著CAPY教官又說:「你按實際高度飛,繼續下降。」我的天啊,浪花已經很大了誒。但是教官說了,我也只好照辦,保持1°以內的下降角淺平的下降,手心的汗腺怎麼可以分泌這麼多的汗,飛行手套好像泡過水似的。看著高度表開始又下降了,心跳的速度加快了許多,感覺自己都聽的到心跳的聲音了。高度表指示100了,還不讓我改平,接著高度表指示0了。CAPY教官說:「還早,繼續下降。」媽啊!真的還是假的,高度表已經0呎了,還可以下降嗎?狠下心來繼續下降,今天我跟他拼了。也不再問他了,保持下降的姿態一直到了-200呎,才改平。海面看來和在岸上看來像多了,感覺好像可以聽的到海浪的聲音,不管這個了,還是專心的保持我的平飛。

CAPY教官又說了:「把雙手舉起來。」教官大人啊 !飛行高度感覺只比浪花高一點誒,要是附近有艘漁船怎麼辦?手怎麼敢離開駕駛桿?可是更不敢不聽教官的指示,手還是乖乖的舉了起來。神奇的事發生了,我今天的配平調的真好,飛機姿態保持好的不得了。今天這一批飛行出乎意料之外的好,狀態穩定、機外目視參考也運用的不錯,而且航向、高度、速度都老老實實的,不時的會把儀表指示與機內外顧慮用機內通話報出來,讓教官知道我不但飛的精確還有多的時間交互檢查發動機,就連機內外顧慮也都沒忘掉,航行儀表也按照位置核對,航線飛的也和計畫一樣,按時間到達目標區。我實在太高興了,真想跳起來,不過還在座艙內,只能想一想就好。

返航時嘴一直合不太攏。這大概是我最快樂的一批飛行了。

狂野、危險或許也有點違規(應該是有500點才對),我心裡也知道不對,可是還是做了。很幸運沒出事,技術再好也不應該這樣,規定就是規定,絕對不能違犯的。我們這一行是沒有下次的機會,這一次運氣好,就沒事,要是運氣不好,空中有這麼多的狀況,沒有人能保証不出事的,何必為了一時的快感,把自己放在這麼不安全的情況下。真的很不應該,寫了怕被笑、被罵,不寫又很難過,很矛盾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talf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